[让生命去赶路]星光不问赶路人 时光不负有心人

发布时间:2019-03-15 来源: 短篇美文 点击:

  大钧不喜欢台北交通部门。他说,生命不是用来赶路的?那么请问,生命倒是用来干嘛的?   这件事,没去过台北的人大概不大明白。只去过一次的也不明白。走在街上,一抬头,限速标语像一种甜言蜜语:生命不是用来赶路的。用大钧的话说,这是一个美眉岛,一切都可爱,嗲,亲切到肉麻。所以标语不再是命令,而是夏日的冰激淋、冬天的热奶茶,它笑得像日本AV明星般清纯,清纯到性感,有一对无性的嘴唇:生命,不是用来赶路的哦!
  我是看惯了另一种标语:在此倒垃圾者全家死光光!
  台北火车站的地下商业街,被一种甜味充盈,卖松饼的店家,用气味传递着幸福感,像政治家。我从J出口走到A出口,差点被甜死。上了地面,赶紧往不认识的路上乱走。眼看天色渐晚,没有孤鸿,楼宇开始发光,小风吹起了细雨。我捏紧衣领,揩着鼻涕,走啊走,想到没有一个人认识我,幸福感油然而生,一边琢磨着北在哪里。是啊,北在哪里?
  我看到了大街的尽头,一座呆滞的建筑,貌似总统府。天空中摇晃着射灯,云端哕哩哕嗦,貌似北京。
  我就想起一首歌,说是走在忠孝东路,拥挤的人群中。
  上中学的时候,没见过忠孝东路,就想象那是王府井。但也没有见过王府井。但是没问题,它无非就是张掖路再大一号。正如天安门广场就是东方红广场再大一号……拥挤的人群?本班就有65位同学,我每天都躲闪在其中呢。
  让生命,去等候哦,哦哦哦!让生命,去等候哦,哦哦哦!
  像骑着自行车,在颠簸的山路上,两腮的嫩肉颠得乱颤,歌喉也颠得乱颤。
  我就哼着这首歌,想,那么忠孝东路到底在哪里呢?莫非我已经走在其中?人群在哪里,其中可有一两个情种,在等候下一个伤口?
  我去问万能的Google,哇塞,忠孝东路一段,忠孝东路二段,忠孝东路三段……一共有七段!谁没事敢走这么远!王府井都走到亚运村了好不好?
  是的,我曾经走在校园的无名大道上,听童安格在高处,在电线杆上,喇叭里,谈论着生命。轻描淡写的。才到第一遍副歌,已经走过小操场,要进教室了。
  喇叭:大院的起床号,下班号,校园广播,工间操,歌声总是从天而降。我们这样和天空建立起联系。我这辈子,都不会让歌声从低处响起。即使是在重庆南路、博爱路、一零一、师大夜市,即使是每一个美眉都长得像日本AV明星……天空一边下雨一边对我唱:
  “在我的内心深处,掩埋着一段错误。”我就想,是啊,一段错误。
  天空就像3D的标语牌,向我的脑波里发射着歌声:让生命,去等候哦,等候下一个漂流。我就想,好啊,漂流。
  还好天空只说了这些。我也走累了,找家路边小馆吃饭。老板祖籍上海,店员来自福建,厨子貌似南部人,三下五除二,面来了,请慢用!五十五块!谢谢光临!你看,生命要不能用来赶路,我们都得饿死。

相关热词搜索:赶路 生命

版权所有 老哥学习网 www.lg9.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