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潜伏者”PM2.5的自白书】潜伏者 剧照

发布时间:2019-03-20 来源: 短篇美文 点击:

  我的代号是“PM2.5”。   我和我的兄弟们“潜伏”于中国大地,特别是在中国的大中型城市中,已经多年,虽无破帽遮颜,却能公然游走于公共场合……   在一度热播的电视剧《潜伏》中,余则成只是孤身作战,杀掉了几个坏人;我们则有难以计数的兄弟,是一群“潜伏”着的人类健康杀手,我们能伤人乃至杀人于无形之中,使众多被杀者浑然不知,比金庸笔下的任何大侠都厉害……
  我有罪。我愿意接受监督。
  
  初次现身
  我这个“潜伏者”的代号――“PM2.5”――初次进入中国公众视野,大概是在2011年10月底。
  在2011年10月底那几天去北京的人发现,虽然天气为阴或多云,但天空灰蒙蒙的,二三百米外的大楼就影影绰绰的,看不清楚了。30日那天更是从早晨起发生大雾,到傍晚,虽然雾已基本消散,但人们的视野仍然被局限在二三百米左右。这种大雾加灰霾的天气,也许北京人已经司空见惯,但人们从北京环保局得知,他们公布的当天空气污染指数(API)为132,属第三级别的“轻微污染”。
  然而,京城中部分持有iPhone(苹果手机)的人却得到提示,说此时北京的空气属于“危险”级,这一空气污染数据来自某国驻华大使馆。
  这一消息传开后,北京以及去北京的人们有点诧异了:到底哪一个关于空气污染程度的报告是准确的?!人们的主观感受也许找到了答案:穿行在被灰霾深裹的城市里,不少人都感到了呼吸困难,甚至还不得不戴上口罩。
  于是,我这个“潜伏”已久、造成灰霾天气的主要罪魁祸首―PM2.5―首次被“揪”到了大庭广众面前。
  
  PM2.5与PM10
  我们的代号PM2.5,其中PM是英文particulate matter的缩写,意思是颗粒物。而我们PM2.5是指大气中直径小于或等于2.5微米的颗粒物,也就是说,我这种颗粒的直径还不到人的头发丝粗细的1/20。
  同时,公众还得知,目前中国空气污染指数指标只包含二氧化硫(SO2)、二氧化氮(NO2)和可吸入颗粒物(即PM10)三个指标。这里提到的PM10,专指大气中直径介于2.5微米到10微米的颗粒物。所以,如果说我们PM2.5是个头小的亲兄弟们的话,PM10则是我们个头更大的表兄弟和堂兄弟们。
  气象专家们认为,一般而言,粒径2.5微米至10微米的粗颗粒物,即PM10,主要来自道路扬尘等;2.5微米以下的细颗粒物,即我们PM2.5,则主要来自石油、煤炭和天然气等燃烧过程,如机动车尾气、火力发电厂等,也包括人们经常接触到的二手烟以及建筑灰尘等。
  气象专家和医学专家一致认为,由我们这样的肉眼看不见的“潜伏者”造成的灰霾天气对人体健康的危害甚至要比沙尘暴更大。粒径10微米以上的颗粒物,会被挡在人的鼻子外面;粒径在2.5微米至10微米之间的颗粒物,能够进入上呼吸道,但部分可通过痰液等排出体外,另外也会被鼻腔内部的绒毛阻挡,对人体健康的危害相对较小;唯有我们不易被阻挡,被吸入人体后会直接进入支气管,干扰肺部的气体交换,引发包括哮喘、支气管炎和心血管病等方面的疾病,甚至还可以通过支气管和肺泡进入血液,我们身上“搭载”的有害气体、重金属、病毒和细菌等溶解在血液中,对人体健康的伤害更大。也就是说,我们进入人体继续“潜伏”,成为随时可能爆炸的“炸弹”。
  广州气象专家吴兑表示,他经过多年研究发现,空气中的PM2.5进入人体后,经过人体的循环系统,最终会进入血液,乃至肺泡。所以“灰霾可能将取代吸烟,成为肺癌致病头号元凶”。吴兑说,肺癌死亡率从20世纪60年代至今上升了许多,但同时和肺癌密切相关的吸烟率却在下降。问题究竟出在哪儿?专家们发现,天空的能见度在急剧下降,灰霾天数急剧增加,由此可以推测,是不是肺癌死亡率和灰霾天气有一定的关系?吴兑所在的科研团队做了一个估算,把20世纪60年代至今的气溶胶消光曲线图(即表征PM2.5的含量)和肺癌死亡率的曲线图同时标出,判断气溶胶浓度增加之后7~8年,肺癌死亡率就会上升。
  但是,我虽然认罪,却还要为自己辩护几句。其实,我们PM2.5刚出生时,作为燃烧不完全而排出的小粒子,本身由二氧化硅和碳等物质组成,是清白无害的。但我们唯一的特点是太小,而在相同质量的情况下,颗粒物越细,数目则越多,所以比起我们的堂兄弟PM10来,我们的表面积要大好几倍,当然吸附空气中的毒性物质就会更多。当我们吸附了致癌物,就有致癌效应;吸附了致畸物,就有致畸效应……于是,我们就变成了“潜伏”在空气中的杀手。
  
  指标之争
  围绕着是否要把我们PM2.5“揪”出来,即测量我们在空气中的浓度,作为衡量空气污染程度的指标,世间展开了激烈的争论。
  世界卫生组织(WHO)现行的《空气质量准则》规定,PM2.5日均浓度的准则值(即安全值)为25(即每立方米25微克,下同),但考虑到许多国家难以达到这一标准,设三个过渡期,年均浓度在10以下为安全,过渡阶段设年均35、25、15三个目标值。中国环保部门认为,即使按上述关于PM2.5的比较宽松的标准,中国空气质量达标的城市将从现在的80%下降到20%。所以现阶段只把PM10作为测定空气污染程度的指标,还是有道理的。
  但许多专家和公众对这一说法嗤之以鼻。
  以直言不讳著称的钟南山院士表示,空气是人所赖以生存的,(空气质量的好坏)对人的健康尤为重要。他说:“为何政府的监测数据显示空气指数越来越好,而灰霾污染却越来越严重,与百姓感觉相差甚远呢?”这是因为,目前国内许多大城市只公布PM10值,而PM2.5值则不列入监测范围,但实际上,PM2.5颗粒可以直接进入肺泡,对人的危害更大。因此,他呼吁公布PM2.5值,督促政府部门共同治理灰霾,提高人民生活幸福指数。
  中国工程院院士、北京大学环境科学与工程学院教授唐孝炎说,目前我国是全球灰霾污染最严重的国家之一。而颗粒物中,PM2.5的细颗粒物对形成灰霾的“贡献”最大。
  环保部科技标准司有关负责人也说,随着经济社会的快速发展,我国以煤炭为主的能源消耗大幅攀升,机动车保有量急剧增加,京津冀、长江三角洲、珠江三角洲等区域PM2.5和臭氧污染加重,灰霾现象频繁发生,能见度降低,现行的《环境空气质量标准》已不能完全适应我国空气质量管理的要求,需要尽快修订。
  
  他山之石
  其实,美国、欧洲等国也是通过惨痛的教训,才逐渐认识到我们PM2.5的“潜伏者”本色。
  1952年,我们才在伦敦初露“狰狞”面目。1952年12月初,伦敦城发生了一次世界上最为严重的“烟雾”事件:连续的浓雾将近一周不散,工厂和住户排出的烟尘和气体大量在低空聚积,整个城市为浓雾所笼罩,陷入一片灰暗之中。其间有4700多人因呼吸道疾病而死亡,雾散以后又有8000多人死于非命。这就是震惊世界的“雾都劫难”。英国人痛定思痛,英国政府于1956年推行了《空气洁净法案》,伦敦部分地区禁止使用产生浓烟的燃料。20世纪80年代以来,英国政府又采取了一系列措施,加强环境保护,使如今的伦敦成为一座洁净的城市。
  1973年起,哈佛大学的几位国际知名的流行病专家在美国六个城市发起一项长达16年的有关空气污染对健康影响的最有影响力、最具创新性、持续时间最长的实验研究,这就是著名的“哈佛六城市研究”。结果与当时人们的认识大相径庭。首先,研究表明室内空气质量对健康的影响比室外空气质量更重要,这是因为大多数人在室内待的时间更长,而且家庭和工作场所的污染常常更加集中。研究还表明,空气污染和死亡率之间的水平呈正比关系,肺癌、肺部疾病、心脏病的死亡人数在污染最严重的斯托本比最干净的城市波蒂奇要高出26%。研究还直接将注意力放在了所谓的“颗粒物”―我们PM10以及PM2.5大家族―身上。经过对吸烟和其他因素的修正,死亡率似乎与这些颗粒物的浓度呈线性正比,其他大气污染物以及它们的组合与死亡率则没有很好的相关性。也许正是由于这项研究,后来美国才制定了世界上最严格的PM2.5控制标准。
  
  应对方略
  2011年底,我国环保部表示,2012年要在京津冀、长三角、珠三角等重点区域以及直辖市和省会城市开展PM2.5和臭氧的监测,2013年在113个环保重点城市和环保模范城市开展监测,2015年在所有地级以上城市开展监测。
  虽然我们“潜伏者”的身份即将在中国大白于天下,但为将来不至于戕害人民健康,其实我们不仅坦然,而且为此而高兴。同时,我们要提醒大家,开展对我们的监测并将监测数据公之于众,只是第一步,在我们PM2.5造成的污染尚未得到控制的时日,你们仍要避免与我们亲密接触。比如,据研究人员测定,我们的含量有如下规律:室内比室外污染较重时低;当天气晴好时,室外下午比早晨低;乘坐公共交通工具的话,地铁上比公共汽车上低;如果室内有人吸烟,他就在二手烟中制造了大量的我们,可占颗粒物室内总量的90%左右……如果实在要隔断我们与你们的亲密接触,请戴上专业的医用防护口罩。
  亲爱的人们,是人类制造了我们,就好像是从潘多拉魔盒放出的魔鬼,我们愿意回归魔盒,不再戕害人类。
  请远离我们,永葆健康!

相关热词搜索:自白书 潜伏 PM2

版权所有 老哥学习网 www.lg9.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