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国外籍兵团吴鑫磊【法国GCP:征战在阿富汗东部的探路先锋】

发布时间:2019-03-20 来源: 散文随笔 点击:

  行动于凌晨开始      伞兵突击群(GCP)是法国第11伞兵旅的开路先锋,是法军伞兵中的精锐。法国第11伞兵旅包括第1轻伞兵团、第3和第8陆战队空降团、第2外籍伞兵团、第1陆战队伞兵团、第35空中机支炮兵团和第17伞兵团。每个法军伞兵团都配属有2个GCP小组,每个GCP小组共有10名成员。
  阿富汗战争爆发以来,作为北约重要国家,法国也向阿富汗派出了作战部队,部署于喀布尔以东约100km卡皮萨省的“掠食者特遣队”就是其中的佼佼者。此特遣队主要由第1轻伞兵团成员构成,自然该团所属的2个GCP小组也部署到战火纷飞的阿富汗,另外,法军为加强该团的特种作战力量,亦将其他伞兵团的GCP小组也抽调出来,加强配属给第1轻伞兵团,使得该团的GCP小组规模达到30余人。
  2010年7月11日,美国《战斗与生存》杂志的记者跟随法军GCP小组在一整天时间内与他们共同行动,体验了他们在境外的战斗生活。
  11日凌晨1∶00,记者就跟随一支被称为“眼镜蛇”的GCP小组一起出发,离开前哨营地乘车沿着一条通过塔加布谷地的沥青路前进,其后继跟进的部队为第1轻伞兵团的4个连(后者代号为“格雷”);另外,还有1个连的阿富汗国民军(ANA)士兵也参与这次清剿行动。
  GCP小组成员共配备3支HK417 7.62mm突击步枪、1支HK416 5.56mm突击步枪(下挂榴弹发射器)、2支米尼米5.56mm轻机枪和4支FAMAS 5.56mm突击步枪以及多具AT-4火箭筒。
  在法军部队离开其营地约4km后,由于前方地形非常复杂,加上道路两侧不断起伏的高地和遍布的居民居住点,为方便行动,所有部队都从随行的VAB装甲车上下来,步行前进。行进中,GCP小组位于所有部队的最前方,担负着尖兵角色。他们的任务是侦察整个部队两翼前方的情况。从某种意义上说,GCP小组也扮演着危险的诱饵角色,他们所吸引的对象当然是当地的叛乱武装,而“猎手”则是后方跟进的伞兵连及阿富汗国民军部队。
  
  向阿拉莫堡推进
  
  凌晨3∶10,记者随GCP小组在塔加布桥附近下车,开始步行――就在10天前,1名年轻的法国伞兵在这里被塔利班狙击手击中。
  队伍以单列纵队的队形向西静静前行,周围是参差不齐的灌木丛和树林――这是阿富汗东部灌溉区夏天最常见的自然景观。记者跟随GCP小组行进在队伍的最前端,其中GCP小组的中尉指挥官携行着1部无线电台。以单纵队在夜间行军,最重要的是紧紧跟上前面的战友,否则,在漆黑的夜里很容易迷失在植被茂密的路途中。
  当然,技术的进步也赋予部队更强的夜间作战能力,比如GCP小组每人的头盔上就配备着OB-40微光夜视镜。OB-40微光夜视镜是目前比较先进的夜视器材,即使在没有月光的夜晚,仅利用极其微弱的星光,就能让配戴者清楚地看到周围的景物。
  行进间,一名队员因地面障碍突然跌倒,引起队伍的一阵慌乱,原来是他踩进了一个水坑,在后面队员的帮助下才重新站立起来。要知道,每名GCP小组成员的全部战斗负荷达到近50kg,可以想像突然摔倒后的狼狈情形。后面队员随即向水坑处放置一小块荧光标志,以提醒后继队员注意。整个小组在近1个小时内仅行进了3~4km。
  到凌晨4∶00,队伍的东边突然出现一缕闪光,这正是此行的目的地――这是一座较大的石制建筑,其周遭的围墙高达6m。队伍最前面的公共事务官一边使劲拍打大门一边用当地语言喊道,“我们是法国军队,请开门!”。
  与此同时,后面的队员开始准备强行破门,他们首先装配好轻型低声响爆破器材;而GCP小组的成员亦按预定计划开始包围此建筑物,并在其侧面发现一个小门,随即抓捕了一名企图从小门离开的当地年轻人。毫无疑问,之前在此建筑物内的塔利班武装已经得到北约军队将至的消息。
  随着大门被炸开后,GCP小组突入建筑物将其内所有人员聚集起来。整座建筑由大块石料垒搭而成,看上去非常像一座小型城堡,外围是高耸的院墙,内部除主建筑物外,还有不少小花园和茂密的植被。
  接着,GCP小组派8名成员,外加中尉指挥官,占据并控制住这座代号为“22号查理德尔塔”的建筑物,其他成员则迅速编组向位于其东南方的另一座预定建筑物奔袭。
  凌晨4∶30,一队带着军犬的搜索小组赶来与占据“22号查理德尔塔”建筑物的GCP小组汇合,队员随即用军犬对建筑物进行搜查,而一名来自伞兵信号连的女兵则对控制人群中的女性进行了检查。最初被抓捕并企图逃跑的青年,也接受了情报军官的审讯,并用专门的爆炸物探测传感器对其身体进行检测,因为塔利班有时很喜欢征召20岁以下的青少年充当自杀式炸弹,如果他们身上携带炸药,就能够被侦测到。
  此次行动的战术部署是以“眼镜蛇”GCP小组为先导,先行占领并控制前述的两处建筑物,接着其他GCP小组再向塔利班隐匿的目标发起突袭。同行的“格雷”伞兵连于行动前到达距目标西北方向约200m处,阿富汗国民军的部队则部署于目标以东约300m处,防止塔利班武装分子逃离;至于目标南边3km处,还有一组法国第152特遣队,他们也在独立遂行一次大规模清剿行动。
  
  与塔利班武装交火
  
  早上7∶40,一名GCP小组成员利用爆炸物将村落南侧几处阻塞视线的短墙炸掉,爆破使用了2套TNT炸药包,每个药包质量为500g。当地建筑多用石块和粘土筑成,厚度很大也非常坚固,5.56mm枪弹在中近距离内也无法将其穿透,甚至多类爆炸物,比如手雷、枪榴弹也无法将其摧毁。
  上午8∶40,塔利班武装开始用RPG火箭筒对法军及阿富汗国民军阵地实施阻拦射击,火箭弹呼啸着划过空中所产生的特有声响响彻战场,这种50年代原产自前苏联的单兵重型武器早已在全球各处扩散开来,对步兵部队而言,其威胁非常大。
  上午9∶15,2架美国陆军的OH-58D“奥奇瓦武士”武装侦察直升机恰好飞临法军上空,法军军官立即通过公用无线频率与美军直升机机组联系,向其通报地面战场情况。
  在法军的请求下,美军直升机参与了此次战斗,在重新进入作战空域后,1架直升机从低空以较低的速度穿越整个战场上空,这么做的目的当然是以自己为饵向塔利班武装挑衅,引诱其开火,便于后1架直升机鉴别其阵地和火力点位置之后再施以火力打击。虽然这一战术的危险性极高,但能非常迅速地侦察敌方火力情况。不过,显而易见的是,塔利班武装对美军的这一战术已较为熟悉,即便有很好的射击机会,也未轻易向直升机开火。
  上午9∶50,大量爆炸声从南边响起,此时重新返回控制“22号查理德尔塔”的GCP小组成员警惕地向南张望,但很快战斗又集中到附近的几支部队上来。这个院子的主人开始抱怨,向GCP小组的领队不断地诉说着什么,后来经翻译解释才知道,他在说,为什么要把他们抓起来,他们都是当地的穷人,还要忙当天的生计等等。而翻译也只能尽力安抚这群不安的人们,谁也不知道前几天晚上这名长老模样的老人是否还在和塔利班武装共度,但至少在没有取得足够证据之前,法军只能以这种方式将其暂时控制起来。考虑到从凌晨到现在时间已比较长了,指挥官也通过翻译告诉他可以安排少数人去准备食物,但大多数人仍须留在院子里。
  中午11∶50,此时的太阳非常毒辣,当地的毒黄蜂不时在院子和路旁的花丛中出没。突然,大家听到AK74突击步枪和PKM轻机枪的枪声以及RPG火箭弹的爆炸声在四周不断响起,GCP小组立即做好战斗准备,并联系上级部队。
  通过联系得知,塔利班武装占据了距GCP小组约1.5km处的一处十字路口,南边的法军第152特遣队向其发射了5发迫击炮弹,接着激烈的战斗继续在南边进行。5分钟后,OH-58D直升机再次飞返,并不停地盘旋。
  中午12∶30,接到法军的情况通报后,1架美军F-15E“攻击鹰”战斗轰炸机飞临战场,并向十字路口的塔利班武装阵地投掷了1枚质量为250kg的激光制导GBU炸弹,冲天而起的烟雾弥漫开来。
  中午13∶10,一阵AK47步枪的射击声在不远处响起,不少枪弹打在附近的土墙上,激起一阵阵尘土,据旁边的GCP小组成员介绍,这可能是渗透到村子里的塔利班武装在向附近的伞兵连开火,但这种袭击通常并不会取得什么实效,而且持续时间很短。果然,未等法军还击,塔利班武装的射击便悄然中止了。
  
  风暴前的平静
  
  阿富汗夏天酷热的正午似乎使战斗双方达成了默契,战斗在过了13∶00后便逐渐平息下来,双方似乎都在为下午的战斗做准备。
  下午15∶00整,院子里被控制的那名长者开始祈祷,看得出来,他们已平静下来,至少知道法军不会随意伤害任何人。
  15∶45,1枚RPG火箭弹从塔利班阵地射向南方,接着2架美军的AH-64D“长弓阿帕奇”直升机再次出现在战场上空。
  17∶00,一阵密集的火力直接射向“22号查理德尔塔”建筑和附近几座建筑。GCP小组立即进入各自的战斗位置,阿富汗村民也各自寻找掩蔽场所,几名士兵则迅速冲上屋顶,观察周围形势。在屋顶上可以看到周边灌木丛中的塔利班武装分子,其人数不足15人,他们正在攻击旁边的国民军阵地。在周围环境的掩护下,他们的身影若隐若现。
  突然,1名GCP小组成员发现了拿着PKM机枪的枪手,并立即用其米尼米机枪向这些枪手开火,他们就消失在灌木丛中并随即开火还击。随后,GCP小组成员开始用其手中的各式枪械还击,密集的枪弹不时击中建筑物并激起一阵阵尘烟。枪声持续了大约10分钟便渐渐平息下来,但谁也不知道是否命中了这些武装分子。即使次日我们撤离时,检查了交火现场,也没什么特别的发现。
  傍晚18∶30,当夜幕逐渐笼罩山谷后,塔利班似乎已撤离了这一区域,此后再也未出现交火声。
  晚间20∶00,分散村落各处的GCP小组陆续返回并重新编组。随后开始整装准备离开这个村落。一轮新月挂在夜空中,晚间能见度很好,队伍沿来时的路线直接驶返基地。
  GCP小组作为战场探路先锋,在战斗中承受的危险最大,在以往的多次行动中多次与敌方武装人员短兵相接,其伤亡率也是法军中最高的。所幸,这次行动中,没有GCP小组的成员负伤。
  编辑/刘兰芳

相关热词搜索:阿富汗 先锋 法国 探路

版权所有 老哥学习网 www.lg9.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