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谈英格兰生涯指导的理念与模式之新进展]欧陆风云4英格兰理念

发布时间:2019-05-06 来源: 散文随笔 点击:

当生涯发展路径和体系建设逐渐完善了以后,对于个体的生涯咨询和指导必然提上议事日程。在英国也是如此,其生涯指导可以追溯到上世纪中叶。在英国,英格兰、苏格兰、威尔士、北爱尔兰都是自治的,因此在生涯指导体系方面也自成格局,本文重点讨论英格兰。一、英格兰生涯指导的功能定位与实践体系英格兰学界认为生涯指导具有重要价值,越来越多的证据表明,一个人的消费水平、自尊甚至是快乐在很大程度上不仅取决于收入,还取决于社会地位以及与之相关的职业成就。(Brown,Sessions and Taylor,2004)在英国,生涯指导不仅对个人拥有技能,作出适当的生涯转换,意识到继续学习的价值,获得更加完满的生活很重要,而且,高质量的生涯指导也能帮助缓解社会的不公和贫穷。这些基本想法同中国非常接近。第一部涉及战后生涯指导的法案是《1948年就业和培训法案》。该法明确了国家对“年轻人就业服务”负责,且归劳动部管辖。后来,又有三次立法规定。1999年出版的政府白皮书《学会成功》 (Learning to Succeed) ,宣布了一项新的、综合多学科的服务,用以帮助所有的年轻人发挥自己的潜力,成功过渡到成年生活,为他们提供信息、建议和指导,帮助其作出职业选择。在英格兰,学校的生涯教育和指导(Careers education and guidance, CEG)是对年轻人进行生涯指导的,与成人生涯指导分开,通常由学校提供,涉及小学生、中学生和大学生,并与校外的职业指导工作者一起合作。在中国,生涯教育与指导兴起较晚,上个世纪后期才慢慢受到关注,在立法、机构设立和体系建设方面都远远落后。二、英格兰生涯指导的理念与模式新进展上世纪英格兰的生涯指导政策始终强调个人与劳动力市场需要相匹配的重要性。这种“匹配”的方法依据一种职业发展模型,它假设个人有很多品质(能力、资质、成就、兴趣和价值观)能被客观地测试出来,然后再根据他们的特点“匹配”到职业环境中。它相信处于教育中的个体,可以快速且有效地被成功匹配到“合适的”工作、培训或进一步的教育课程中,这样每个人都能成功。基于这种理论,职业发展的方法被一种理性的“生涯确定和发展的模型”所主导,个人能对自己作出准确和理智的评估,然后再把自己与劳动力市场的需要进行匹配以获得一个“适合”的职位。在这种范例中,一旦个人作出“理智的”职业决定,他们就完成了必要的行动以实现自己的目标。上述理论在中国被学界定义为“人职匹配理论”,中国目前整个生涯教育与指导的理论基础正是如此,实践模式也是按照这个思路去开展的。因此,出现了很多职业倾向测试软件和相应的生涯指导。可以说,这一理念和相应的实践是当前中国在这一领域的绝对主流。基于此,笔者认为我们非常有必要关注英格兰目前生涯教育与指导的转型进程。20世纪末,学界出现了一种新的声音:上述模型参考的是100多年前的劳动力市场,这与当前的环境有很大的区别,且生涯的概念已经发生了变化。在20世纪的西方社会,生涯已经成为一个重要的概念,有以下定义(Young and Collin,2000):指个人在时空中的运动;学术、专业和非专业方面的构建;组织和社会修辞学方面的构建;与生活中工作经验相关的包容的态度和行为方面的构建;自我认同、希望、梦想、恐惧和挫折方面的构建。总的来说,生涯是一个大的结构,它给个人的生活赋予了意义。也就是说,生涯不仅仅是关于个体职业的发展,而是关于各个方面的立体结构。此外,匹配模型在实践中的失败使得学者们开始纷纷质疑。那么,匹配模型的问题出在哪里?生涯、生涯指导和劳动力市场联系紧密,当劳动力市场发生变化时,生涯的概念也发生变化,生涯指导随之发生变化。而匹配模型成立的基本假设是,劳动力市场是相对稳定的。事实上,世纪之交出现了很多劳动力市场的变化,如从工业社会到信息社会,从工业经济到知识经济,这些经济和社会变化要求高技能、知识型劳动者及扁平化的组织结构等。这些变化预示着传统的、长期的和有组织的生涯逐渐减少,而短期的、流动性的职业生涯模式越来越多见。简言之,个体不再是一生只做一份工作,即使在一个组织内,也会有多元化的任务。由此,简单的静态匹配已经无法满足劳动力市场对个体能力及素养的需求。为此,英格兰有学者提出了“职业进程、发展和身份的新模式”(New Models of career progression, development and identity)。其主旨是在动态劳动力市场中,帮助所有人包括处于劣势的个体开展职业选择,并积极地避免把职业角色与生活角色相割裂。笔者在此并不想过多地谈及学界的理论争鸣,目的是想要从他们的观点呈现中,为中国的生涯教育与指导的学术研究、实践提供一种新的视角和思路。经济和劳动力市场的变化通常并不是单一国家的,而是全球性的,中国不可能不受到影响。而生涯教育与指导将影响一代人甚至几代人的发展,我们有必要尽早意识,尽早规划。三、体会与反思第一,在英国,笔者从整个生涯教育与服务体系构建、政策导向和机构设置中都可以看出国家层面的重视。但从与当地学者的讨论中发现,他们认为还远远不够,并且提出了一系列切实推进改革的实践策略。对比中国,笔者深深感觉到这项工作需要的投入和推进力度不是一般的大,无论是学术研究还是实践都需要长期不懈的努力。第二,让笔者深有感触的是,英格兰的生涯指导特别注重个体的差异性,包括年龄、性别、家庭背景等,对于特殊群体有专门的针对性研究。这些对我国生涯指导的聚焦点、覆盖面和实施方式等方面都有所启示。从聚焦点和覆盖面来看,中国目前的生涯指导最主要的缺陷是局限于大学生的就业指导,即从学校到工作如何过渡,至于在劳动力市场中如何帮助个体实现职业转换并不在研究和关注之列,个体的生涯准备也很少涉及。然而,对于个体而言,生涯发展是伴随一生的过程,包括受教育阶段、在职阶段、工作转换阶段等。英格兰政府提出,CGE要适用所有学生,包括小学生和中学生,并列入国家课程,且与成人的生涯指导相衔接。其覆盖的面和考虑的人群值得我们借鉴。从中国当前的现实来看,中小学涉及生涯准备的课程和学时都少得几乎可以忽略不计,这必然造成目前中学毕业生选择专业,大学毕业生选择职业,甚至选择研究生专业的盲目性。另外,对于已经进入劳动力市场的个体而言,现今比以往增加了许多不确定性和职业的流动性,这期间需要专业人士帮助他们进行职业转换、生涯发展,特别是一些特殊群体更值得研究和支持,如女性就业者、中年就业者、老年就业者、低技能就业者等等。从实施方式来看,我国目前仍以教育为主、咨询为辅。而生涯具有个性化特征,个性化的实施是我们必须追求的。英国同整个欧洲与美国一样,在生涯指导方面坚持“全面、全员、全程”的指导,对每个个体都是如此,进入任何学校,都将接受个别化的生涯辅导和咨询,获得个性化的支持。例如,意大利的高等学徒制中,每个入学的学员都会接受个别化的生涯指导,并基于个体的特殊性,制定符合个体生涯发展的学习计划和课程方案。在这一点上,我国的生涯指导和咨询需要在个别化方面继续发展和深化。第三,人职匹配理论的时代性挑战:从静态匹配到动态适应的转变。在经济方式和劳动力市场发生全球性转型的今天,英国所关注的生涯指导理论与模型的转换同样值得我国进一步深入探讨与研究。事实上,目前我国的就业市场已经给我们发出了警示,供远远大于求的态势将在相当一段时间内维持。这样的态势也使得我国年轻人无法按照个人的职业倾向去寻找完全匹配的职位,因为个体在劳动力市场中往往处于被挑选的地位。“人职匹配”在中国实践中的失败也是必然的。由此,生涯指导如何帮助年轻人在心态和能力上适应劳动力市场,在动态变化中学会生存,可能是近期或者在相当一段时期内迫切需要的,这不仅是一种理念的转变,更是一种实践的转型。第四,对生涯教育与指导从业人员的支持与规范。英国的学者建议,生涯指导专业人员的资格证书应当处于硕士水平,并给予他们在培养和培训方面足够的支持。对我国而言,建立和壮大这一支专业队伍是支持与规范之前必须完成的,从数量和质量都亟待提升,有了这样一支专业队伍,所有的实践和提升才有依托。

相关热词搜索:英格兰 漫谈 新进展 生涯

版权所有 老哥学习网 www.lg9.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