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思成×李晨,总有人会让你扔掉面包:李晨陈思成张译

发布时间:2019-03-15 来源: 诗词歌赋 点击:

  《北京爱情故事》源于李晨在博客上写的一个短篇《无敌》。在拍摄《士兵突击》时,陈思成听到了这个故事,觉得挺好,   “哥几个你一嘴我一嘴,加了不少想法和故事,前前后后经历了大概一年多吧,我将这故事写了下来”。陈思成创作,李晨监制,《北京爱情故事》
  是“士兵帮”的延续,这里面容纳了许多他们的真实故事,以及男人们的爱情观。陈思成爱在不自知之中
  我现在特别特别难去爱上一个女人!我会喜欢谁,但爱上特别难。我不太喜欢大多数人喜欢的那种女孩,所以(爱上兄弟的女朋友)这种几率对我来说几乎不存在。
  我一直觉得爱情是一个稀罕的东西,有很多人可能子孙满堂,却没有碰到过真正的爱情。很多人以为自己恋爱过,但你碰到真正的恋爱时,才发现以前建立的体系和对恋爱这件事的认知全都坍塌了。那一瞬间你会顿悟:爱情,能让你真正为一个人付出,甚至超越生死、毫无保留。就如汤显祖《牡丹亭》题记中所言: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生者可以死,死者可以生。生而不可与死,死而不可复生者,皆非情之至也!
  我觉得这宗情感是在你不自知的某一个瞬间发生的,比如程峰为沈冰扛刀的桥段……你才会发现他能一瞬间超越生死,一瞬间去扛刀是下意识的,这时的爱情是真正到了一个境界。
  《北京爱情故事》是个开放式结局,并没有交待遭遇车祸的沈冰是否最终能醒来,我不想强加给故事一个欢乐的结局,因为故事还在发生。死亡,才是我们惟一的结局,也许,这也不是结局。她,醒来也会睡去,睡久了,就一定会醒来。我想说,我们都还在,流逝的是时间。北京,还在。爱情,不死。故事,永生。在时间面前,我们都是输家。
  在爱情上,我是个理想主义者,就像陶�说他一直想找一个女陶�……我觉得爱情最美好的感觉是等待,就像以前在古代,飞鸿传书之类的,有时要等上几个月,这种等待和期盼是非常美好和绵长的。所以才会出现李清照这样的词人,写出那样的千古绝甸。“北爱”中有一句台词也是我对婚姻的态度:婚姻有可能是这辈子最大的一次投机也有可能是这辈子最大一次的妥协。对我而言,婚姻现在不是为自己,越来越多的是承担着家人的期望,毕竟父母在一天天的老去……对我来说,婚姻,也许很快,就是觉得跟她结婚行,就结呗。李晨有人通过疼痛让自己忘记
  有一天,陈思成和我开玩笑说:“全剧的角色中除了你不用演,其他都需要演。”这虽是玩笑,但的确像是25岁之前的我。吴狄这个角色,就是我的憎瞳、迷茫期,以及对尘世的不解。所以,我们把人生观、价值观放在这个戏里,也是在拷问自己,甚至更想通过这部戏让自己所有的回忆变成―个动态。
  在当下的物质时代,爱情可以说远在天边,近在眼前。我觉得感情有时候会伴随着人很多时期的不同状态而呈现。有时候很想立即就告诉大家,恋爱了或结婚了,希望得到大家的祝福。
  生活当中很多东西都是附加值,社会地位、工作性质、社会角色等。再说“俗”些,你开什么车,住什么房,戴什么表,穿什么衣,都会成为你的附加价值。所以生存在社会中的每个人不可能把面包全都扔掉,只相信爱情。我现在不是一个爱情至上的人,但一度有过只要爱情的阶段。慢慢我发现,人是会变的,就像几年之后你可能变成了那个你最讨厌的人。所以我们要不断反思和反省,这样对不对,是不是该有的状态。
  所以拍《北京爱情故事》,也是在呼唤爱情的纯粹。我到现在也觉得我有可能再变回去,就像当时曾为爱迷茫,现在为爱观望,也许将来有一天我会再为爱痴狂。等真的找到一个人,觉得老有所依,就安定了。我看过一本书,说两个人走到一起,生活的元素大于爱情,而且两个完全没有血缘关系的人怎样才能通过荷尔蒙的刺激走到一起,其中有很多微妙的东西。爱情很难解释,所以人们发明了一个词叫“缘分”,只有缘分可以解释爱情。茫茫人海中为什么会相爱,因为缘分;为什么又分开了呢,因为缘尽了。
  每个人都会在自己感情经历过程中尝试用很多途径去释放。有人去喝酒,有人去购物,有人通过一种疼痛让自己忘记。这所有的东西对每个人来讲都是经历,就像初恋,没经历过你也体会不到拉着一个人的尹怦然心动的感觉。以后的事,也说不定……不敢保证不会再做一些很傻的事。

相关热词搜索:扔掉 会让你 面包 有人

版权所有 老哥学习网 www.lg9.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