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走珠峰:珠峰

发布时间:2019-03-15 来源: 杂文文章 点击:

   那山脊并不是简单两撇的金字形,而是呈三菱形,其南、北两脊隆起,而东脊较低,三菱形的山脊与伟岸的山体相连,便形成了方刚坚毅的巨型金字塔,果真雄伟坚挺,威武壮丽!   6月上旬从英伦旅行归来之后,偶然的一个电话,听四川大学教授陈昌文说,他带领五名博士研究生,自6月20日自驾车沿川藏公路进藏,现已到达林芝,明天就要到达拉萨了。“你坐飞机来赶我们吧!”他在电话那头盛情相邀。“好的,”我在电话这头欣然回应,“明天拉萨见!”
  放下电话,我当即在网上订了第二天北京飞拉萨的机票。6月28日清早,我直奔首都机场,想到即将飞往那个陌生而神奇的地方,心中不禁有些兴奋。在机场上,我用手机彩信发了一条微博:“久蓄登山意,今日去西藏。清晨赴机场,心飞青云上!”这四句话,颇能表达我赴藏的心情
  西藏之旅,色彩斑斓;西藏之行,风情万种。其中,尤以拉萨-日喀则-珠峰大本营的行程最具魅力和挑战性。因为该行程独占了“三个最高”:一是整个行程的海拔高度都在3500米以上,有几个地段甚至要翻越海拔5000多米以上的高山,堪称世界海拔最高的行程;二是途经海拔4980米的绒布寺,堪称世界海拔最高的寺庙;三是登临珠峰大本营,直面观赏世界最高峰珠穆朗玛峰。
  这“三个最高”,甚至连内地的许多旅行社,也不愿轻易组团。出发之前,我曾搜索了北京多个旅行社的西藏行程,就没有一个是到达珠峰大本营的。要走这个行程的游客,大多是到了拉萨之后,再由当地旅行社组团出行。当然,也正是因为这“三个最高”,有人不远千里万里,也要亲身走一回。我的西藏之行,也是冲这“三个最高”而来的。
  所以,到了拉萨,与陈昌文教授一行如期会合后,我迫不及待地提出了前往珠峰大本营的倡议。没想到,我的提议遭遇了他们的“疲软拒绝”。陈昌文说,我们长途跋涉进入藏区高原已经四五天了,实在是太累了,不敢再往珠峰大本营走了。听其“言”,观其“色”,只见才过知天命之年的陈教授,已是“满面尘灰烟火色”,他的几个研究生,特别是三个女博士,虽说都是青春妙龄,不乏“回眸一笑百媚生”的美貌,但经过几天的高原颠簸,也是“软语细声娇无力”的样子了。他们反过来劝我说,就在拉萨看看大昭寺、布达拉宫,看看周边的山南、纳木措算了。我说,大昭寺、布达拉宫要看,纳木措也要看,但珠峰大本营我是一定要去的。他们说,你刚到,还不晓得高原反应的厉害,别去冒那个险了。我说,来了西藏,不去珠峰大本营,岂不枉费此行?
  说到高原反应,我迈步走下舷梯时,感觉与以往飞上海、广州,甚至飞英国、美国,飞南非、澳洲,没有什么异样。放眼机场周围,只见群山环抱,天低云密,似乎有点穹庐压顶的感觉。我用手机彩信又发了一条微博:“腾空飞越七千里,天低云密群山迷。清早还在‘祖国的心脏’,午后踏在了‘世界的屋脊’”。从机场坐车到拉萨民航局,看到布达拉宫就在旁边,心中不禁涌起先睹为快的冲动,叫了一辆三轮车,驮着行李箱子,沿着布达拉宫周边慢悠悠地兜了一圈,之后才来到下榻的酒店。
  抵达拉萨的头一天夜里,前半夜尚且平安无事,后半夜便感到有些胸闷,翻来覆去地睡不着觉。第二天起来,只觉得闷气下沉,腹胀厌食。早餐时,陈昌文教授的女博士给我盛了一碗稀饭和一个煮鸡蛋,令我好生感动。可是,我把鸡蛋剥光了壳拿在手里,只是轻轻地尝了一小口,又喝了两口稀饭,就再也不想吃了。上午和陈昌文一行在布达拉宫和八角街等处转悠,倒也没有什么特别的感觉。但是,中午在八角街的一家小吃店吃午饭时,我单要了一碗肉丝面片,只勉强吃了小半碗,就再也吃不下去了。晚饭时稍有好转,但平常晚餐“食量大如牛”的我,也只是吃了一小碗便觉得肚子胀得满满的了。
  头天晚上,陈昌文一行说不走珠峰大本营之后,我便约了在飞机上结识的藏族青年旦增,报了拉萨到珠峰大本营的“散拼团”。在海拔3650米的拉萨待了两天,虽说有些反应,但珠峰大本营海拔5200米,也就比拉萨高出1550米,挺过去应该说是没有问题的。
  30日清晨,陈昌文师生还在睡梦中,我和旦增就坐上了前往珠峰大本营的旅游大巴。大巴从拉萨出发,一路往西南行进,翻过一座山头,又攀向另一座山头,犹如爬云梯,越行越高。如果按现代摩天大楼每3米一层楼计的话,上海的地面仅处于1层楼高一点还不到2层楼的高度,北京处于6层至20层,泰山主峰也就在510多层,而拉萨处于1200多层,冈巴拉雪山处于1660多层,珠峰大本营处于1730多层――也就是说,我们的行程相当于每天都在1200多层甚至1700多层高的摩天大楼上行走,真可谓行走在“世界屋脊”之上!
  我们此行,除导游、司机外,车上共有20名团友,分别来自北京、江苏、江西、广东、香港、湖南、贵州等地,年龄大多在20至40岁之间,最小的15岁,最大的60出头。团友们大多性格开朗,上车见面就熟。开始时,大家你一言,我一语,指点景观,评说天地,不亦乐乎!但是,随着山路逐渐升高和汽车的颠簸,气氛逐渐沉寂下来,连快人快语的导游小张,也不愿意多说话了。我渐感胸闷加重,胸腹之中憋着一股难以名状的胀满。
  汽车翻过海拔4990米的冈巴拉雪山之后,世界上海拔最高的淡水湖羊卓雍措呈现在我们眼前。藏语“羊卓雍措”,意为“碧玉湖”,与纳木措、玛旁雍措合称西藏“三大圣湖”。这是喜马拉雅山北麓最大的内陆湖泊,总面积相当于杭州西湖的70倍。站在湖边,极目眺望,只见群山环抱,湖岸逶迤,深蓝色的湖水连绵天边,湖面上悠悠飘动着白云。团友们走下车来,先前的困顿仿佛一下子被这湖水洗净,一个个忙着拍照留影。在湖边牵着牦牛揽客照相的藏民生意兴隆。我也提起精神,抬腿跨上牛背,戴上棕色的毡帽,披上金色的哈达,与神圣的羊卓雍措连拍了几张合影。
  当晚,我们入住世界海拔最高的城市日喀则市。晚饭时,没想到我的胃口大为好转,吃了满满的一碗饭,夜里也安然入梦。
  然而,行程并非都是顺境。珠峰矗立在中尼边界的喜玛拉雅山上,进入珠峰大本营的游人需要办理边防证过关。“散拼团”为了赶时间,一般都是在出发当天早上把身份证交给拉萨的旅游公司代办,旅游公司把边防证办好之后,再派人送到日喀则交给我们过关。没想到,在即将到达日喀则的途中,为我们代办边防证的拉萨旅游公司却打来电话说,旦增的边防证因故没有办成。这也就是说,旦增不能进入珠峰大本营的行程,而只能留在日喀则,等我们从珠峰大本营返回时再回拉萨了。第二天早上从日喀则再度启程时,我只好与旦增分手,独自上车,想到他登临珠峰大本营的愿望“半途而废”,不觉黯然神伤!
  汽车驶离日喀则市后,翻过海拔5220米的嘉措拉雪山山口,便进入了珠峰自然保护区,前面的行程全是沙石路,更加颠簸难行。中午时分,当汽车艰难地爬上喜马拉雅山脉中段北麓山地的一处山腰时,司机却突然熄火停车,待跳下车去检查,说是管道渗漏,水箱已快漏空了。团友闻言纷纷走下车来,看到处是一片荒芜苍凉的景象,不禁面面相觑。西藏是全国人口密度最低的地区,平均每平方公里只有2.2人。汽车如果瘫倒在这个杳无人烟的地方,如何是好?
  司机经过一番摆弄,终于接好了管道,但水箱已将漏空,此地一片荒山秃岭,连小水沟也没有。导游问大家:谁有矿泉水?团友带的大多是瓶装茶水,我前两天带的也是茶水,今天早上上车时旦增特地为我准备了两瓶矿泉水和两瓶高原氧气。我连忙应声拿出一瓶矿泉水递给导游,司机接过去灌完了,说还不够。我把最后一瓶也给了他,另外一个团友也给了他一瓶。还好,汽车灌好水后又开动了,我们又继续上路。
  进入定日县境内,道路更加难行。随着汽车的颠簸,团友们被摇晃得东倒西歪,有的只好把脑袋紧紧地抵在前面的座椅靠背上,有的把嘴巴对着张开的塑料袋,以免呕吐物把车厢弄脏。我感觉有一团难以名状的柔软而鼓胀的东西堵塞在心口之间,欲吐不能,欲罢不休,被搅得心烦意乱。
  晌午时分,当汽车行至距珠峰还有20多公里的定日县巴松乡下绒布沟侧的卓玛山时,眼尖的小黄突然惊喜地叫了起来:“那个就是珠峰吧?”“对,”导游小张遥指车窗前方说道,“那就是珠峰!”他们的话像春风一般,一下把车厢里疲惫沉寂的气氛一扫而光。大家纷纷抬起头来,透过车窗往前眺望,只见群山叠峦远处,高高地隆起一个雪白的峰顶,峰顶下面云雾缭绕,像披裹着神秘的面纱……
  汽车再继续行进十多分钟,便到了当晚的宿营地。这里离行程目的地珠峰大本营仅1.0多公里,因为环保要求,一般旅游车只能到此为止,我们需要在这里住上一晚,第二天早上再乘珠峰自然保护区的环保车进入大本营。这是在两座大山之间清理出来的一个大约有足球场大小的一处平地,附近的藏民在它的周边搭起帐篷,用来招揽留宿的游客,中间的空地便是停车场。我们的车子刚停下来,便有几个帐篷的店主过来揽客。
  宿营地海拔高达5100多米,夜里天冷风大,氧气更稀,高原反应更强烈。帐篷里,靠里边的三面架着如同长条沙发一般的板子,垫着毛毯,那就是睡床。中间架着炉子,生火的燃料是藏民称为“黄菌菇”的牛粪,一边取暖,一边烧水。坐着的时候还不觉得怎么冷,夜里躺下不久,不知是因为低温缺氧,还是因为缺失了白天那样的景观刺激,高原反应的难受便汹涌袭来。我把旦增为我准备的两瓶氧气都吸完了,还是觉得憋闷难忍,又从司机那里买了两瓶,一边吸着,一边祈祷能尽快入睡。后来,好不容易昏昏沉沉地睡了一会,却又被一阵寒流冻醒。此时炉子里的牛粪已经燃尽,帐篷里的温度几乎与外面的一样低。尽管身下垫着毛毯、身上盖着棉被,身子还是感到一阵阵的发冷。和我同住在一个帐篷里的几个团友,也此起彼伏地发出一阵阵咳嗽声,看来他们也冻得不轻。
  熬到凌晨五点,反正也睡不着,我干脆翻身起来。走到帐篷外面,只见寒风吹得帐篷顶呼呼作响。太阳还没升起,但天色已经大白。抬头眺望珠峰,只见强劲的晨风掀开了昨夜云遮雾罩的面纱,把一个冰清玉洁的珠峰呈现在曦光之下!未见珠峰之前,曾看过有关珠峰的介绍,说珠峰呈巨型金字塔状,今晨云开雾散,才看到了峰顶与山体相连的山脊并不是简单两撇的金字形,而是呈三菱形,其南、北两脊隆起,而东脊较低,三菱形的山脊与伟岸的山体相连,便形成了方刚坚毅的巨型金字塔,果真雄伟坚挺,威武壮丽!
  在帐篷里吃过店主做的藏家早餐后,我们坐上自然保护区的环保车,不一会工夫便到达此行的目的地――珠峰大本营。我看了一下表,当时是7月2日8点52分。大本营是珠峰登山队的集结地、出发地和后勤供给保障地,中外多个登山队就是在这里集结、从这里出发,最后又从这里撤离的。正如有网友指出的那样,大本营除了一座代表现代文明的公共厕所外,非登山时季,空无一物。这里海拔5200米,离珠峰峰顶的直线距离仅15公里,是一般游人观赏和拍摄珠峰的最近点。
  站在大本营看珠峰,只见雪峰高耸,俯仰天地,银装素裹,涵盖菁华,令人高山仰止而肃然起敬,高瞻远瞩而浮想联翩,悠然之间便有一种神游天外而融会古今、沉思默想而灵魂洗礼的感觉,昨夜高反的困扰与旅途的疲惫荡然无存。
  珠峰的崇高圣洁令人流连忘返,团友们直到导游再三叫唤,才依依不舍地回到返程的车上。汽车行至绒布寺时,我们仍然频频回首向珠峰行注目礼。在返程的路上,我把珠峰的留影给陈昌文教授等人发了一条彩信,告诉他们我从大本营凯旋的喜讯。陈昌文教授回信说,他们师生一行仍在拉萨周边转悠,他们既为我的顺利登临而庆贺,也为他们的却步不来而深感遗憾。

相关热词搜索:珠峰 行走

版权所有 老哥学习网 www.lg9.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