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螺沟冰川温泉【甘孜海螺沟,在冰川和温泉之间约会】

发布时间:2019-03-16 来源: 杂文文章 点击:

  日本的冰雪与温泉充满着东方式的浪漫:男男女女头顶毛巾,半闭着双眼,置身冰雪中那一汪温暖的泉水中,水汽氲然,十分惬意。其实,这样的人间天堂,在甘孜海螺沟同样可以找到,有着蜀山之王美名的贡嘎身披晶莹的冰川高耸入蓝天,而在山脚下,那冰川融雪又化为了个个冰蓝色的温软汤池,暖人心脾,那冰川与温泉仿佛是一双水做的情侣,永远沉浸在彼此甜蜜的约会之中,而人间的情侣们也就自然地被它们所吸引,纷纷奔向海螺沟,想要将这世上最深沉的美与最温柔的拥抱尽皆揽入怀中。
  
  古镇磨西:
  茶马古道上的古老情歌
  
  从成都出发,在蜿蜒的公路上穿行300多公里,便可到达海螺沟底的古镇磨西。令人意想不到的是,这样一个小镇,自汉代起,数千年来,各色文化杂居于此,磨西镇的故事就仿佛一首游吟诗人口中古老的情歌,被人们用不同的语言不断传唱着。
  磨西一词在藏语中的意思是“不知道”。传说最早贩茶的马帮进藏路过这里休憩,向修行的喇嘛打听这里是什么地方。喇嘛听不懂汉语,便回答:磨西。这帮商人误以为这就是地名,于是,便把这里叫做磨西了。还有一种说法是磨西二字本是古羌语“宝地”的意思。唯一可以肯定的是,在康熙四十五年(1706年)建成泸定桥之前,磨西一直是茶马古道的必经之地,一直完好保存着明清时期风格的建筑,从而成为了茶马古道的见证。
  更令人惊奇的是,在这样一座中国西南的深山古镇上,竟然还有座小巧的天主教堂。据说,法国一位神父到藏区来传教,被认为是异教徒。后来,这位神父的弟弟从法国赶来,实现了哥哥的遗愿。他用马驮着银子到了磨西,修建了这座教堂,而他也留在了这片土地上继续传教。几百年的时光在大山深处悠悠划过,现在除了镇上的老人还能模模糊糊地说起那最早的传教士姓裴,其他的一切都消散在岁月的尘埃中了。令人意外的是,当年红军飞夺泸定桥之时,毛泽东也曾在这座教堂的二楼上住过一夜,不知这混合了哥特风和中国传统建筑飞檐风格的小楼,是否令他感到震撼过。
  如今,这茶马古道上的小镇,再度恢复了热闹的模样,凡去往海螺沟和燕子沟,或是雅家埂的旅人们总会选择在磨西镇歇上一脚,品尝当地人为我们准备的牦牛肉汤锅,喝着青稞酒,填饱肚子,听藏族人家讲起磨西镇的往事,藏家的阿妹与来往经商的汉族小伙相爱,或是留下生活于此,或是随他一路去了远方,而在我们胸中,仿佛也有了千年茶马古道上的男女们那相伴走天涯的豪壮气概。
  
  海螺沟冰川:
  神山贡嘎的沉默誓言
  
  夜宿三号营地
  夜晚来临,我们夜宿于海拔3000多米的三号营地。这里已经在雪线之上,却还是常年笼罩在云遮雾绕的雾霭之中。即使在夜晚,我们看到的依然是周围皑皑的白雪、笼罩在缭绕雾气中的森林和山峰。这里的雾很特别:看起来似乎蛮疏离的,百米开外才有那么清清淡淡的一些,但却不管你怎么向前走去都始终如此,仿佛是身在一个朦胧的梦境之中。
  我们牵手到雪地之中,嬉笑打闹之间,嘴里哈着一团团白雾,夕阳一样漫长的灯光在迷雾与轻漫的小雪中化为了一团烛火,抬起头,漫天雪花轻歌曼舞一般徐徐落下,顷刻间落满头发与眉毛。是谁说过,下雪的天,我们不打伞一直走,就能到白头。
  
  徒步红石滩
  自三号营地到达冰川,还需穿过一片原始森林。路上行人稀少,徒步鞋踩在雪地上嘎吱嘎吱的声音,甚至连呼吸声心跳声都那么清晰可闻。路边的树枝与枯萎的茅草上,挂上了雾凇,映衬着旁边一簇簇不知名的红色小野果,仿佛冰镇的小凉果。路边几十米高的大树巍然耸立,如泰坦巨人一般张开自己的手臂,林间行走的我们,越发显得渺小起来。
  翻过一座山头,如瀑的冰川霎时出现在我们眼前,它高悬于山顶,又倾泻于山脚,煞是壮观。它沉默而壮美,而我们须得走过它脚下的红石滩,方才能够来到它的面前。
  看过电影《画壁》的人不知还记得那个书生主动穿越到画中时所处的那个地方:荒野中,有满地的巨石艳红如火。蓝天下,雪山在远处矗立,一眼望去触目惊心。这里没有惨烈的厮杀,这里也没有哀怨的情话。这一切只是一种神奇的苔藓在阳光下刺泼泼地生长,用这种颜色宣告着他们的生命力,宣告着他们在这个世界上最努力的生长。
  对于红石的神奇,来自藏传佛教的传说解释是这样的:在印度的胜乐金刚道场,信徒们自古以来用一种红色物质来供奉胜乐金刚的佛母金刚瑜伽母。这种红色物质梵文音译为“圣德拉”,意译为“黄丹”。农历每月25日,“空行大海”(意为“无数的菩萨集会”)的日子,在这一天,如大海量的空行勇父和空行母将在胜乐金刚的道场上空撒“圣德拉”,圣德拉像阳光一样落地,给胜乐金刚献贡,来供养胜乐金刚。同样作为胜乐金刚的道场,贡嘎山周围落了很多“圣德拉”,由此形成了神秘的红石。海螺沟是胜乐金刚道场的主坛城所在,撒落的“圣德拉”最多,因而红石的规模最大。
  宗教似乎总有神奇的魔力,美丽的风景因宗教而带上了几分虔诚的色彩。在这殊胜之地,心情也不由自主的干净清透起来。似乎周围的一草,一木,一滴水,一块山石就真的有着他们自己的神灵守护一般。
  
  朝拜贡嘎冰川
  穿过红石滩,我们终于来到了贡嘎的冰川面前。
  冰雪混合了泥沙从贡嘎主峰上奔涌而下,似波涛般汹涌澎湃,却又寂静无声;似巨浪般要席卷一切,却又安安静静的纹丝不动。浮动的白雾中,隐隐能见的贡噶还是那么沉默、隽永,因为熟知而亲近,却又高远得让人敬畏。空气冰冷而干净着,吱噶的脚步声衬得世界很静,人因为冰冻而迟钝,因为迟钝而简单,因为简单而平静。冰风过耳,一遍又一遍清洗着神经,每个人冻红的脸上都多了一丝慵懒的抽离,而所有的放肆都被无声地包容。红黄蓝绿的经幡衬在冰雪砂石灰白宏大的背景之下,点画出胸中隐隐的信仰,让人揣测,在支溜溜的转经筒上和喃喃而动的干裂唇边,贡嘎也有着怎样的传说。是谁说,青山不老,为雪白头,不敢想缕缕的冰瀑是不是它克制的泪水,那些冰蓝色的沟壑是不是它千年难愈的伤口,所有的记忆都已封存,留下的惟有莫名的坚守。众生在它脚下匍匐,无人能穿越他冰封的往事,难道说有怎样的誓言,让它如此坚守。
  突然间,天边泛起一片绯红,阳光自云端洒下,那光芒突然将整座雪山照亮,冷峻的冰棱霎时折射出耀眼的光芒,这就是日照金山的壮观景象了吧,向着东方的贡嘎山顶,呈现出与众不同的橘红色,熠熠生辉,那阳光,如同活佛正慈祥地注视他的信徒。
  而我们唯有沉默,唯有默契地握紧双手,分享心中难言的悸动。
  
  海螺沟温泉:
  贡嘎神汤的蚀骨温柔
  
  如果说贡嘎雪山是雄壮的男人,那山上流淌的温泉则是他妩媚的情人。温泉的泉水柔滑了山硬朗的线条,温泉的雾和蔼了冰雪冷峻的气质。温泉,活生生的把这如康巴汉子一般豪气云天的山峰添上了多情的眉眼,在这纯阴寒的地方增添了暖暖的柔情万千。
  “温泉水滑洗凝脂”。古人真的是形容的很贴切温泉水滑。滑到让人疑惑那水是否有着自己的意识,滴溜溜的从皮肤上滚过去,不留一丝的痕迹。或者遇到凝脂一般的皮肤,水珠欲滴而未滴,欲坠而未坠。根本无法分清究竟是水珠舍不得离开皮肤,还是皮肤挽留了水珠。二号营地有带独立温泉池的别墅,露天的水池不大,盈盈一池的柔水在暗夜的迷离鹅黄灯光下蒸腾着袅袅的热气。周围是细细的竹篾围成的一人多高的篱笆。因为水质的原因,硫磺的味道并不浓烈。清清咧咧的空气中更多的是雪独特的气息,深呼吸一下,很是神清气爽。篱笆外松林中,雾凇摇曳婆娑,风吹过,细细的雪片如花瓣一般嫣然洒落,又悠悠落入水中。 四下无人,我们悄无声息的滑入水中,放松每一寸的肌肉,让他们自己和水元素交流,感觉每一分力量的消失。放松了身心漂浮在水中,我就是水,水就是我。思绪顺着水波的起伏而起伏,感觉沿着水的蔓延而蔓延。悠悠的吐出郁闷的气息,让熏熏然的满足感占领一切。又是风吹过,雪纷然而下。星星点点,甚至有些沾到了身上。清清淡淡的空气中因为这风,这雪而有了几丝若有若无的香气。挑逗着嗅觉,勾扰着灵魂,想更多的闻到这种味道,它却就此消失了踪影。偶尔,听见林间有飒飒之声,在树阴婆娑间有藏猕猴的身影跑过,想必,等到没人的时候,它们也要来这温泉中享受一番吧。

相关热词搜索:甘孜 冰川 温泉 约会

版权所有 老哥学习网 www.lg9.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