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哥学习网 - www.lg9.cn 2024年05月20日 16:40 星期一
当前位置 首页 >情感故事 >

岁月深处的故事

发布时间:2023-03-15 14:55:08 浏览数:

林红宾

山泉吃罢晚饭,兀自到东面房间,关上了房门,坐在写字台前爬了一会儿格子。他已是50多岁的人了,眼睛不如前几年那么好使了,按说该配副镜子,但是他嫌麻烦,仍旧这么坚持着,写满七八页稿纸,便觉得两眼有些模糊,不那么得劲,就适可而止收笔了,来到客厅喝茶品茗消遣消遣。

老伴倚在沙发上看电视,说快坐下来看吧,电影频道正在播放歌剧《白毛女》,是郭兰英饰演的。山泉说当初这个歌剧可是轰动一时的,有极高的艺术感染力,可说是家喻户晓妇孺皆知,用现在的话说是当之无愧的戏剧精品。

老伴说,记得当年咱们扛着板凳到南庄看这个影片的,因生产队放工晚,致使吃饭晚,赶到南庄已经开演了,没捞着正儿八经地看。

是啊,好多年没看这个歌剧了。山泉风趣地说,山中得鹿,见者有份,你不该独享,应该叫我一声。

老伴反唇相讥,你写起文章来走火入魔似的,谁也不敢惊动你,就连叫你吃饭,催上两遍就没个好腔儿,倘若叫你出来看电视,那不成了牛头上的苍蝇——找眵(叱)吃么?

山泉无言以对,便饶有兴致地坐下来欣赏。

看罢电视,瞅瞅墙上的石英钟,已近午夜时分。山泉躺在床上,余兴未尽,毫无困意,辗转反侧,久不成眠。

老伴梦呓般地说,泄底还需老乡亲,咱俩是一疃本村的,你心里想的啥我是最明白不过的。你刚看完《白毛女》,这阵子必定在思念你心目中的那个“喜儿”。

山泉怦然心动,老伴言之凿凿,切中要害,他喟然长叹,人生看似漫长,实际上却很短暂,这不,一晃眼,近半个世纪流水般悄无声息地流走了,流远了,往事历历在目,恍若昨夜消逝的梦……

那时,山泉的家乡落雁村是附近有名的富裕村庄,在全县也是屈指可数的。时值上世纪六十年后期,青岛一伙知识青年遵循伟大领袖的教导,积极上山下乡,接受贫下中农的再教育。他们通过亲戚关系,到地处胶东半岛腹地的落雁村体验生活。就这样一行20人乘坐青岛开往烟台方向的列车,在距落雁村4里之遥的一个小站下了车,当登上落雁村东面的岭杠子时,已是傍晚时分了。村干部事先组织好人在村头敲锣打鼓地热烈欢迎,山泉是村里的团支书,自然也在其中。一些村民也聚集在村头,争相端详这些大城市来的王子公主。知青们神采飞扬,鱼贯进村。走在最未尾的是一位十八九岁的姑娘,细高个儿,鹅蛋脸庞,扎着一对大辫子,肤色如同蛋青般白皙,浓黑的柳叶眉下有一双水汪汪的丹凤眼。她好腼腆,咬着辫梢低头走着,不敢正视欢迎她的人。山泉上前帮她提着行囊,她这才抬起头来,感激地朝山泉莞尔一笑,面颊腾地红了,愈发显得妩媚动人。山泉怦然心动,哎呀,这恰如人面桃花,亦如惊鸿一瞥,心弦为之颤动不已。他深情地望了她几眼,惟恐授人话柄,便转移视线,随众人而去。然而,这莞尔一笑不啻一朵含苞初绽的娇艳蓓蕾永远保存在山泉的心里。

山泉住在村子西面,与知青下榻处相距不远。他再去看望知青时,那个姑娘就与他熟悉了,主动与他寒暄,样子依旧羞答答的。他发现她笑逐颜开时更为俊俏,面颊上恰到好处地露出两个浅浅的酒窝儿,牙齿雪白雪白,尤其那两颗小虎牙十分均称,可说整个五官搭配得体,无以复加,简直是艺术的堆砌。他得知她姓庄,叫庄莉莉。她的爸爸是某厂的厂长,那时期被打成了走资派,她的妈妈是某大医院的著名医生,自然也未幸免,被定为反动权威,夫妻俩双双挨批挨斗,惶惶然不可终日。庄莉莉自然而然受到株连,遭人白眼,倍受歧视。她自惭形秽,满腹悲怆。好在同学们非但不嫌弃、冷落她,反而团结、鼓励她,方使她的情绪有所好转。山泉恍然大悟,那天知青进村,她之所以走在末尾,原来是这个缘故!他为庄莉莉而打抱不平,并且打心眼里怜惜庄莉莉。

时值仲秋节之后,果园队正在摘苹果,山泉去扛了一筐给知青们送去。知青们乍一见到刚下树的大苹果,倍感新鲜,毫不客气地围上前各取所需,惟有庄莉莉知趣地站在一边,笑眯眯地望着。山泉趁机从衣兜里掏出两个红艳艳的大苹果,塞给庄莉莉,小声说,这是我特意为你挑选的,可甜哩。庄莉莉心领神会,目光里充满了感激,脸庞又红了,犹如一个大红苹果。

山泉带领知青们下地割豆子,知青们生在城市长在城市,从未下过庄稼地,更未使用过镰刀,见镰刀磨得锋利,担心割着手,不免缩手缩脚的。山泉说,古语说得好,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试想,镰刀磨不快,怎么能割豆子呢?劳动中躲避镰刃自会安然无恙。另外,割豆子不能锅着腰,最省力是蹲着割。豆秸很硬,尤其成熟后失去水分,就如灌木似的。像樵夫打柴那样割豆子,可要出冤枉力的,大大的不合算。这里面有个窍门儿,用镰刀贴在豆秸基部,左手握豆秸向前轻轻一推,使其不割自断,尔后用镰割断残存部分,这样既省力又出活儿,可谓事半功倍。说着蹲下身子做示范,转眼工夫,极其麻利地割倒一些豆子。

知青们就摹仿起来,每人两行割了起来。

山泉见庄莉莉老不得要领,就走过去手把手地教。哟,她身上有着浓郁的香皂味儿,还有一种不可名状的青春少女特有的气息。她的手竟是这般白嫩而柔软,让她干活,真有点难为她了。庄莉莉很乐意山泉教她,朝她羞涩地一笑,又露出那两颗极好看的小虎牙。山泉见她会使用镰刀了,这才站起来。庄莉莉将两根大辫子搭在背后,扭动着腰肢割了起来。山泉站在后面悄悄看着她,目不转晴瞅着她。她的姿式极富韵致,简直像一幅画,又如一首诗,耐人寻味。庄莉莉揣摩他在端详她,有意无意回眼瞟了他一下,似嗔非嗔地呶呶嘴。山泉莫名其妙地脸红了,心跳了,赶紧走开。

山泉割了一会儿豆子,突然听得庄莉莉尖叫一声,情知不妙,赶忙跑了过去。原来,庄莉莉使用镰刀不熟练,镰刀被一块小石头磕了一下,不慎碰在手指上,割了一道小口子,就见鲜血灿烂。庄莉莉见血色变,连连呻吟。山泉上前捏住她的创伤,安慰道,不要紧,这叫擦皮伤,对于我们庄稼人来说是司空见惯的,只要用手紧紧捏住伤口,过一会儿就不流血了,照样干活。你是城里人,细皮嫩肉的,自然会紧张的,这样吧,为防感染,我陪你到卫生室包扎一下。说罢从衣兜里掏出手绢,将庄莉莉的手指包好。

有山泉陪伴,庄莉莉不觉得痛了,趁机拉起了呱儿。她问,你上过高中么?

山泉说,我父亲因病老早过世,多亏母亲含辛茹苦地将我们兄妹四个拉扯成人。在那个困难时期,我以优异成绩被选拔到县城一中初中部,作为重点对象培养,入学时带着户口,学校还发给助学金,按说可以顺利完成学业,去施展抱负,去实现美好的憧憬。然而我家实在太贫寒,入不敷出,债台高筑,万不得已,只好初中二年辍学,怀揣委屈回村务农。乡亲们见我脑瓜好使,处事公平,就让我当会计,还让我负责青年工作。现在我的家境大有好转,委实今非昔比。

庄莉莉说,听村民讲你看了不少书,还会写诗,这话不虚吧?

山泉说我唯一的嗜好是看书,自下学以来,确实看了好多文学书籍,有时来了灵感,也尝试诗歌创作,有的在报刊上发表,大多是在县广播电台上播出。

庄莉莉说,像你这样的人太难得了,埋没在农村太可惜了。

山泉幽默地说,一个和尚一个磬儿,一个人一个命儿,我命该如此,只好顺其自然。哎,自你们来落雁村,你还没正儿八经地跟我交谈,现在你可以对我说说你的情况。

庄莉莉说,我先给你说个秘密,你可别告诉别人。我妈是维吾尔族,爸爸是汉族,我有一个妹妹,可以说我们是民族团结的产物。

搭建的无线无源转速测试系统如图3所示。采用FPGA程序控制电机驱动器激励电机实现不同速度旋转,转速平台的转盘通过联轴器与电机转轴相连进而随电机旋转。定向耦合器三端分别连接信号发生器、读取天线以及包络检波器,定向耦合器为-10 dB耦合度。安装在转盘上的LC谐振器在电机旋转过程中,每到达与读取天线正对位置时,读取天线与LC谐振器发生互感耦合,耦合系数k达到最大值,读取天线端电压幅值出现最低值。转速参数即包络检波器的输出信号的提取通过示波器直观显示并通过采样率为25 ksample/s的数据采集模块实现电压幅值信号的采集,之后通过MATLAB仿真读取天线端电压信号幅值随时间的变化曲线。

山泉说,难怪你长得这么秀气,原来是这样。依我之见,咱俩的姓氏连在一起,也是一种产物。

庄莉莉好懵懂,什么产物?

山泉说山庄啊。

庄莉莉恍然大悟,哎呀山泉,你真能胡琢磨。

两个人说着话,不知不觉来到卫生室。医生为庄莉莉敷上了一个创口贴,尔后两人原路返回。

庄莉莉说,我得知你的尊姓大名后,就觉得怪怪的,心里想,这内中定然有个讲究。

山泉说,真让你猜对了,这名字是我父亲取的,他挺有文采。我也喜欢这个名字,为此写了一首《咏泉》,权当是一幅自画像,现在我就献丑,为你背诵一番:

俭朴而又谦逊,

慷慨而又吝啬,

甚至一口气就能喝干。

从不因多雨而喷涌,

也不因久旱而枯干。

虽不能掀起波澜,

但也有过这样的梦幻;

虽不能映一方蓝天,

但也不由此而感到愧惭。

然而,却无私地频斟泉水,

滋润人们焦渴的心田。

当人们对你微微一笑,

看,你多高兴啊,

泛动细小的漪涟……

庄莉莉一边细细品味,一边连连颔首,直到背诵完了,这才怔过神来,大加赞赏,这首诗写得不错,拟人手法恰切,绝对达到发表档次。

山泉说,这是我胡划拉的,以后还要修改润色。

约摸过了半个月,山泉牵头组织了一次联欢晚会,村民们皆闭门锁户出来观看。

先是四五个女知青相继登台独唱,唱的都是当时的流行歌曲,没有乐器伴奏,全是清唱,称得上原汁原味,村民们听得入迷,竟然忘了鼓掌。

轮到庄莉莉上场,她唱的是歌剧《白毛女》选段:

卖豆腐挣下几个钱,

爹爹称回了二斤面,

带回家来包饺子,

欢欢喜喜过个年。

人家闺女有花戴,

我爹钱少不能买,

扯上了二尺红头绳,

给我扎起来。

门神门神骑红马,

贴在门上守住家。

门神门神扛大刀,

大鬼小鬼进不来。

庄莉莉的嗓音高亢清丽,唱得悠扬婉转,悦耳动听。

山泉带头鼓掌,村民一齐喝彩。

庄莉莉再三致谢,台下掌声持续不断,盛情难却,她只好再唱电影《地道战》插曲:

太阳出来照四方,

毛主席的思想闪金光。

太阳照得人身暖,

毛主席思想的光辉照得咱心里亮……

她唱得声情并茂,村民报以热烈的掌声。

接下来,山泉也上场凑热闹,用小嗓唱起了电影《我们村的年轻人》插曲:

人说山西好风光,

地肥水美五谷香。

左手一指太行山,

右手一指是吕梁。

站在高处望上一望,

你看那汾河的水呀,

哗啦啦地流过我的小村旁。

庄莉莉拍手称妙。

知青们好惊讶,万万没有想到山泉会有这么一招。庄莉莉和山泉的节目成为这台子晚会的亮点,倍受大家好评。

当晚,山泉余兴未尽,心情亢奋,耳畔萦绕庄莉莉那优美的唱腔,眼前闪现庄莉莉那俊俏的脸庞,她占据了他的心灵,除此而外,可谓心无旁鹜。他深知他对她有了爱慕之情,然而在他眼中,她仿佛一朵纤巧的五彩云霞,可望而不可及,只能把这份爱珍藏在心底。

庄莉莉将《咏泉》抄了下来,在伙伴之间传阅,她们知道了山泉的名字的含意,都夸山泉有才气,而且是个热心肠的人。嗣后上山劳作时,只要打老远儿看到山泉,她们就调皮地高喊:山泉——山泉——山泉就挥手致意,在场的人开怀大笑,气氛为之活跃起来。

有一次,庄莉莉和几个女知青到会计室报销单据,恰好只有山泉一人在算账。他的算盘打得好快,噼哩啪啦的,如同爆豆一般。庄莉莉她们看得眼花缭乱,瞅摩了半天也弄不清楚他沿用何法。

山泉见她们脸上写满了好奇与疑问,便主动地解释,方才我是在按比例分粮食,计算到每家每户,全是5位数与4位数相乘,倘若依照口诀按部就班地计算,那就费事了,我用的是速乘,譬如9乘125,索性把9当作10,即1250,因借了1个,隔位应减去125,那就是1125,8乘125就是1000,5即一半,是625。除法也是如此,分为“大扒皮”和“小扒皮”。其实乘除只不过是加加减减而已,我在脑子里算了一半,在算盘上扒拉了一半,这就像走捷径,既省脚力又省时间。

庄莉莉问,你这种算法书本上有么?

山泉说,迄今为止,我还没看见哪本书上有这样的计算方式。我喜欢趣味数学,闲暇无事就受钻研,久而久之就摸索出一套速算方法,这就叫熟中生巧。譬如25乘25,2乘2加2得6,即625,以此类推95乘95,等于9025,不用计算,张口就来,绝无差错,像这样的例子,可说是举不胜举,说到归齐,还需你脑瓜灵活。

几个女知青甚觉新奇,也跟着学了起来。

庄莉莉仍如割豆子那样,要山泉手把手地教。

山泉家中有十余本长篇小说,庄莉莉得便就去借阅,去得趟数多了,就不显得生疏,情如老街久邻一般。有时她和山泉单独待在一起,谈起某本小说中的动人情节,便兴致勃勃,侃侃而谈,那真知灼见就如山间飞落的小溪,清泉喷涌,激流湍急,浪花飞溅,抑或忍俊不禁,那响亮的笑声宛若浪花遮住了滔滔不绝的话语的急流。当说到悲剧情节时,她那两道柳叶眉紧蹙着,表情凄然;
阳光朗照的心里好像遮上了一层云翳;
一双丹凤眼就湿润了,如同清澈的潭水笼罩着缥缈的雾气。山泉看得出她是一位心数极好、爱憎分明的姑娘。

时令已到晚秋,生产队开始创花生,怎奈天不作美,连续几天下起了毛毛细雨,尽管如此,也要抢时间收获,否则,花生果会在地下因受潮而生芽,继而腐烂。鉴于这个缘故,全村劳力和知青们都冒雨在山里劳作。山泉和庄莉莉几个女知青待在一起。休息时,山泉在山上溜达,意外发现了一只小刺猬,他上前捉住,将它送给了庄莉莉。庄莉莉如获至宝,决计将其带回青岛,让亲朋好友领略一番山中的野趣。是的,再过几天她们就要离开落雁村了。

那几天,庄莉莉不再忌讳飞短流长,总愿显山露水地与山泉一起劳作。乡亲们私下都说山泉和庄莉莉有缘份,看来山泉艳福不浅。山泉不以为然,你们瞎说些什么,咱一个草民,无缘重演《天仙配》。

知青们回青岛的那天,山泉一直把他们送到火车站。在众目睽睽之下,庄莉莉不便与山泉握手话别,却站在一边定定地望着他,山泉动辄朝她瞟上几眼,目光相接,恰如两双手紧紧地握在一起。火车到站了,庄莉莉故意磨磨蹭蹭最后一个上了车,行李仍由山泉帮她带上去。火车启动了,渐开渐远了。有人仍向后招手,毋容置疑,那是庄莉莉。山泉心里酸酸的,落雁村名没错起,这伙知青真像大雁一样,落落脚又飞走了。他感到好孤独,心中充满了惆怅。

一个星期后,山泉收到庄莉莉的来信。他急不可待地拆开,嗬,有七八页,她的笔迹跟她一样清秀,字里行间激情奔放,那别后之情,那眷恋之情,写得亲切感人,尤其她总愿使用“咱们”一词,比如“咱们落雁村”、“咱们的小刺猬”等。山泉心如灌蜜,如痴如醉。他深知,这就是情书,这就是初恋!他深深感受到他一个泥腿子青年,能够被一个城里的姑娘爱恋,该是何等的崇高,何等的自豪!为了倾心爱慕的姑娘,他愿将一切珍贵的东西统统抛弃,甚至愿为她赴汤蹈火再苦不辞。他觉得初恋不啻一朵奇葩,在心中含蕾绽放,历经劫难永不凋谢,永远芬芳馥郁。啊,初恋,恰如深埋心底、唯一不会被人夺走的珍宝,是锐意开创未来的动力。山泉立即给庄莉莉写了回信,亲自到乡邮政局寄出。不出半个月,庄莉莉又回信了,打那以后,二人书信不断,邮递员自然而然看出了其中的奥妙。

已是下半夜了,山泉情知失眠了,索性不吃安定,继续回忆那段终生难忘的初恋。唉,那段经历就像一瓶陈年佳酿,喝上一口,沁人肺腑,唇齿留香……

翌年冬天,山泉收到了庄莉莉一封信,看看邮戳,是发自本县的,他甚觉蹊跷,拆开一看,原来她与伙伴们再次来到胶东半岛腹地,在G镇一个叫古埠的村庄插队锻炼,渴盼他能去看望她,以解相思之苦,她翘足以待。

言之切切,岂能不去。山泉一打听,落雁村跟G镇

足有百余里,乘公共汽车不方便,不如骑自行车,黎明出发,头半晌就可赶到。于是,他带足盘缠,骑车前往。他年轻气盛,心野腿狂,急于去见心上之人,浑身就有使不完的劲儿,一般的缓坡公路就蹬上去了,下坡时,凭藉惯力直冲下去,如此这般,行色匆匆,直累得遍体生津,也不停下来歇憩。几经打听,终于在上午九点钟赶到古埠村。

庄莉莉见山泉百里迢迢践约而来,甚是感激,像个孩子迎上前来,依然是眉飞色舞,面露红晕,那对久已不见的小酒窝儿,那对洁白的小虎牙,又呈现在山泉面前。碍于女友在场,他俩没有热情握手,只能相互寒暄。

庄莉莉和一个姓吴的伙伴住在一户村民东套间的火炕上。庄莉莉让山泉用她的铺盖,她和小吴另找地方住。房东是一对古道热肠的老夫妇,邀请山泉过去做客,庄莉莉婉言谢绝。到了饭顿,她打来饭菜,与山泉一起进餐,情如一对小夫妻。吃罢晚饭,庄莉莉对山泉说,今晚我们要到外村演出,你赶了这么远的路,肯定累了,就不必去了,在家等着我,我回来后一定过来陪你一会儿。

山泉有生以来第一次躺在一个少女的被窝里,闻到了庄莉莉躯体的气味,一股暖流传遍了全身,感到无比的惬意和幸福,旅途的劳顿早已荡然无存。

夜已深了,老房东早已入睡。山泉倚着被窝看一本文学杂志。又过了一会儿,村头传来一阵犬吠,山泉断定是知青们演出归来,便爬出被窝下了炕,拉开了房门,等待庄莉莉。稍停,庄莉莉果然来了,她抱怨道,大冷天的,你还敞着房门,也不怕冻着。说着将房门关上,脱下了棉大衣,摘下了棉帽子。

山泉两眼粲然一亮,哎哟,她还没卸妆呢,但见她身穿红袄绿裤,扎着一根大辫子,描眉涂唇,搽胭抹粉,面容娇美,愈发楚楚动人。山泉低声说,莉莉,我要是没猜错的话,你们今晚演出的是《白毛女》选段。

庄莉莉撒娇道,真让你猜对了,我是特意让你端详这副扮相的。

山泉扳着她的双肩说,那好哇,今晚我可有幸大饱眼福啦。哎呀,你的手怎么冰凉冰凉的,千万别冻坏了,来来来,我给你暖和暖和。说着把他的一双手拉进自己怀里。庄莉莉就势倚在他胸前,他拥抱着她,许久未分开,如同一尊雕塑。他俩的脉波在相互共振。彼此安分守已,适可而止,没有非分之想,都在维护这份纯真的初恋。这份初恋,不染纤尘,确如早春雨后梨花般的洁白。他俩就这么相互偎依着,谁也不说话,是的,该说的早在信上说过多少遍了,也在白天吃饭时重复过了,这阵子,就以这种方式来表达爱慕再好不过。

又过了一会儿,山泉看了看手表,哎哟,已傍近子夜了,你该回去了,要是回去晚了,难免不让伙伴说些闲话。

庄莉莉不置可否,只是仰起脸凝视山泉,似乎在期待什么。

山泉无动于衷,好莉莉,早点回去休息吧,明天我不走,咱们再玩一天。

庄莉莉点了点头,与山泉膀挨膀来到大街上。

村庄早已进入梦乡,静静的。寒风打着呼啸,从树梢上掠过。一轮满月升上中天,宛若一个磨光的偌大银盘。月华如潮,天宇澄清。大街两边的草垛,上覆积雪,旁有阴影,显得斑驳陆离。

经过一个麦穰垛时,庄莉莉突然扑在山泉怀里,脸上有亮亮的泪痕。

山泉替她擦拭泪水,劝解道,好莉莉,别这样,咱们来日方长呢。

庄莉莉长叹一声,山泉哥,你真是一个好人,你回去等着我,我一定重返落雁村,今生今世咱们永远在一起。

山泉在古埠村又待了一天,庄莉莉始终陪伴着他。

第三天上午,山泉要回去,庄莉莉将他送出老远,临别时,她把一张最满意的照片和一本红塑料皮《毛主席诗词》赠给山泉。

山泉当即赋诗一首:

隆冬话别古埠边,

百般缱绻泪潸然。

世俗鸿沟难逾越,

不知相见在何年。

庄莉莉说,你这首诗做得欠妥,什么“世俗鸿沟难逾越”,如今不是封建社会,我非跳过去不可!

山泉苦苦一笑,若能如此,是咱的造化。千里送人,只有一别,请多保重。说罢飞身上车,蹬出老远,回首望去,庄莉莉站在高处频频向他招手。

山泉从古埠村回来后,乡亲们早把他和庄莉莉百里幽会之情话传得拂拂扬扬的。山泉的母亲得知后横加阻拦,说什么长在哪山就要唱哪山的山歌,一个庄稼汉就要找一个能吃苦耐劳的农村闺女过日子,不能异想天开地去找城市姑娘。庄莉莉长得再漂亮,能娶来家当画贴么?她能干庄稼活么?这样的女人要用钱供着,你一个庄稼人辛辛苦苦干一年能挣几个钱,能养得起她么?母亲见说服不了儿子,就将几家亲戚叫来,让他们轮番规劝开导山泉。

与此同时,庄莉莉的父母也知道了这码事,说啥也不让女儿下嫁农村,如若不听,那可是苦海无边,这辈子休想回城。

庄莉莉给山泉回了一信,直诉苦衷,仍要山泉耐心等她,一旦说通家长,必定履行诺言。信笺上泪迹斑斑,可见何等动情。

山泉斟酌再三,复信庄莉莉,说他早有预感,因社会地位相差悬殊,加之世俗偏见,导致无缘结合,还是从实际出发、从长计议为上策,你我就顺其自然,把这段经历深深地藏在心底吧。

经人介绍,山泉与本村一位姑娘结为伉俪,生活得很幸福。但是,他不服命运的安排,要向命运抗争,劳作之余坚持创作,时常有诗作发表,在全县业余作者中,当属佼佼者。“小荷才露尖尖角,早有蜻蜓立上头”。5年后,他被乡领导看中,调到乡剧团担任编剧,同时又被委任为文化站站长。又过了5年,他通过考试,转为正式国家干部,调到县里从事专业文学创作,因成绩斐然,他被评为一级作家,家小也随之转非,举家迁到县城,工作环境、居住条件相当优越。

天亮了,山泉起来擦地,趁机活动一下筋骨。

老伴也起床了,心平气和地说,我知道你一夜没合眼,翻来覆去像烙大饼似的。我在图书馆上班时,看过几部外国名著,记得有个作家说过这样一句话,相思之苦和爱情的烦恼,是人的心灵受到的最厉害的折磨。这话说得很到位。我想啊,你应该去青岛会一会庄莉莉,这也是你的夙愿。

山泉说,你不会拿我开涮吧,年轻时,你时常揭我的短,今天怎么大发慈悲了呢?

老伴说,你们都这号岁数了,我还怕什么,再说都什么年代了,咱们也不能墨守陈规,应该顺应潮流。说句心里话,这事如果挪到别人身上,还不知会弄成什么样子。

山泉说我和她半个世纪没见面了,当年的妙龄少女已经变成半老徐娘了,即便见了面也不会认识。

老伴说,初恋是刻苦铭心的,是心有灵犀的,保准一见面就能对上号。当年你们情书如雪片,地址自会烂熟于心,到了青岛必定能找到。

山泉说既然你恩准了,明天我就动身。

老伴欣然同意。

山泉将他出版的七八本小说找出来,要赠送给庄莉莉,他要告诉她,这里面有她一份功劳呢。

翌日一大早,山泉乘坐豪华客车,傍晌天就到了青岛,然后打的迳直来到庄莉莉当年的住址。下车打听邻家一位老太婆,老太婆对庄莉莉的情况了如指掌,她告诉山泉,庄莉莉回城后安排在一家医院工作,后来跟本单位一个小伙子结了婚,生了一个男孩,小日子过得很滋润。她的父母前两年就过世了。她的妹妹住在这里。她住在东面那条街上,从南往北数第一幢楼,统共四层,她住在一单元一楼东门,今天是礼拜天,她绝对在家。

山泉谢过老太婆,很快找到了庄莉莉的家。站在窗前,透过花玻璃,依稀可见厨房里人影晃动,并且传出烹饪声和说话声,老太婆说得不假,庄莉莉果然在家。啊,他终于如愿以偿地找到了他心目中的“喜儿”。他为梦中见她千百遍突然相见而激动,他为长期离别一朝聚首而狂喜。他欲上前摁门铃,给庄莉莉一个惊喜,向她倾述阔别之情,然而,他改变了主意,慢慢地放下手,暗自思忖,庄莉莉一家生活得很好,我作为不速之客贸然闯入,就像往平静的湖水里投进一颗石子,会溅起层层涟漪。我曾对她说过,要把那段初恋深深地埋在心底,既然这么说了,何必要把它再挖掘出来呢?这么珍藏着不是更显得韵味无穷么?他这么想着,就毅然决然地离去。

猜你喜欢 山泉莉莉知青 党徽戴在胸前歌海(2021年4期)2021-11-07不倒自行车儿童故事画报·智力大王(2017年10期)2018-03-14胖胖一家和瘦瘦一家(11)故事作文·高年级(2017年11期)2017-11-15Look from the Anglo—American jury system of jury system in our country科学与财富(2017年6期)2017-03-19山泉的眼睛读写算·小学低年级(2016年7期)2016-05-14把根留住小小说大世界(2014年12期)2016-01-22知青博物馆:激情燃烧的岁月中国国家旅游(2014年1期)2014-01-16李姐和她的湖南知青网新天地(2009年7期)2009-08-17

推荐访问:深处 岁月 故事

相关文章: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