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爱纯净一点】 爱纯净官网

发布时间:2019-03-09 来源: 杂文文章 点击:

  一每次回家之前,他总是叮嘱妻子要多买些东西,父母吃的、用的,大到家用电器小到针头线脑,大包小包的带回家,看到父母眉开眼笑地接过这些东西,他的心里就好像有块石头落了地。
   是啊,在外面一年只能回家一次,每次回来,父母就像过节一般高兴。父亲拿着他买的烟四处让邻居,脸上掩饰不住兴奋;母亲则穿了他买回来的新衣服走在那些婶婶羡慕的眼光中;连小时候在一起玩的同伴,街边遇到,总是感慨一番说,父母真是没有白养了你。
   带着这种羡慕和自然,他过了十年的时光。
   可是那一年,他突然遇到公司生意不顺,合伙人拆台,投资方撤资,投入所有精力盖了一半的大楼没有了资金来源成了烂尾楼,他的公司仿佛一夜之间就倒了。
   他忙得焦头烂额,以致当年春节也没有回家。当然,怕父母担心,他没敢告诉他们这件事,只在电话里说工作忙,春节就不回去了,却依然给父母买了以前常买的东西寄回去。春节过后,眼看生意还无转机,他终于还是回了家。
   可是一进门,就看到他寄过去的大纸箱在墙角放着,父母只拆开看了,没有用,母亲穿的还是去年买的衣服,父亲抽的还是小卖店里买的烟。
   他满脸歉意地问父母,东西都寄过来了,你们怎么不用?
   父亲看了看他,又看了看母亲,拧灭烟头,似乎很艰难地说,你当是我们贪图你的东西,我们贪图的是我们的儿子,你过得好,我们也过得好。东西买不买不打紧,我们能看到你鲜活高兴地站在我们眼前,才是我们最高兴的。
   原来妻子已经把事情悄悄打电话告诉了父母。
   他不说话了,因为他瞬间明白,用物质能代替了的感情,就不是真感情。
  二她从上大学时就到外地去了,一直到结婚,除了每年例行公事回家之外,似乎一直没什么牵挂。
   母亲是个十分强势的女人,她老早就想脱离这种束缚。终于嫁了一个大款,住进了别墅,请了两个保姆做家务。
   怀孕时,由于担心保姆照顾不好,她请来母亲照料她,是专职照料她的,至于洗衣、做饭、拖地等,全是那两个保姆去做。
   可是母亲来到的当天,就开始里里外外忙个不停,把她换洗的衣服全部拿到盆里手洗了一遍,地板拖得干干净净,还要亲自出去采买。母亲的热情,让两个保姆都有点无所适从。
   她不止一次地劝,妈,让她们干吧,她们都是专业的,不比你干得好?
   可是母亲总是笑笑,说,我来,我来。
   就连老公也看不下去母亲的行为,他暗示自己年轻娇俏的妻子,咱妈是来享福的,最多照料一下你,不是来做事的,这要让我生意上的伙伴看到,我这张脸往哪搁啊。
   可说归说,母亲依然闲不住。
   终于有那么一天,母亲在拖地时,不小心滑倒了,这一下就躺在床上不能起来了,医生叮嘱至少要休息一个月。
   这一个月的时间里,她终于可以安静地守着母亲了,给母亲削个苹果,递杯水,然后陪着母亲说说话,但更多的是埋怨,埋怨母亲事事亲力亲为,不顾年龄,结果摔伤了。
   起初,母亲只是笑笑不说话,后来有一天午后,母亲对她说,我亲自做,我高兴。
   她一怔,满口的牢骚压了下去。
   母亲叹口气,说,你离开我的时间里,你房间的东西我给你按原样摆着,想你的时候,我就拿出你的衣服看看,闻闻,上面还沾着你的头发,那时我就想着你什么时间能再来我身边啊。现在到了你身边,妈就像进了个宝库,帮你洗衣服是因为上面有我女儿的气息;拖地是担心她们拖完之后不懂得擦干,以致地会滑;买菜时我就想,这菜是我女儿吃的,我就得挑最新鲜的买……
   她听着听着,哽咽着说了句,妈,别说了。
   那一刻,她突然明白,父母对子女的眷恋关心,永远大于子女对父母的关怀。
  三每到过年的时候,他们两个总是会大吵一场。
   都是独生子女,都想回自己家里过年,况且双方父母都是在距家几百公里的城市,相等的条件让他们两个互不相让。不相让的结果就导致了每次回家过年,就要由协议到争执,再到愤怒的争吵,然后一方就会带着脸色跟着另一方过年。
   又是春节来到,在商量过年的事情上,两个人又开始打起冷战。
   她背地里给母亲打电话,说起过年的事,一肚子委屈,还拼命解释可能不回去过年的原因。他则背地里给父亲发短信,说过年可能回不去,已经争取了,为了让父亲相信他说的话,他甚至还把两个人的战事情况告诉了父亲。
   可是终究要去一家的,哪怕是争吵,也要有个结果。
   临订车票的前一天,还是他让步了,他说,我明天给爸妈打个电话解释一下吧,先说好,明年可是该到我家了。
   她欢喜地点头,无法忍住这个好消息,要先通报给父母知道。
   欢天喜地地把电话打过去,没想到父亲却说,今年别回家了,我的战友一家要来,家里住不下,你们还是去那边吧。
   她一下子蒙了,那一刻她十分委屈,明明是自己争取了,却还是被父母拒绝,一瞬间,她觉得自己像是一个没人要的孩子。打完电话,这委屈却忍不住告诉了他。
   他明着安慰她,暗地里却是欣喜。
   第二天,他先订了车票,然后告诉爸妈要回家去,没想到母亲却告诉他,他们老两口跟了个团,准备去海南度假。
   他闷闷不乐地回到家,拿出买好的火车票告诉了她实情。
   后来,他们两个都笑了,说,咱们也够麻烦他们的,每一次回家都要备这备那,这一次既然票也买了,自己回老家过个年吧,反正房子空着。
   本着节约的原则,他们没有带大包小包,轻装回家。
   买的是近年三十的车票,回到家恰是年三十的早上。他家住一楼,有一个小院子,刚进小区,远远他就看到,父亲颤巍巍地站在椅子上贴对联,母亲一边扶着椅子,一边递着胶带纸。
   不是两天前就去海南了吗?他快步过去,替了父亲,然后埋怨。
   父亲看了看母亲,笑了笑,那笑有些不好意思。然后,父亲说,你妈怕你们小两口生气,年都过不好,就出了这么个主意。
   他觉得眼睛都有些湿了。回头看站在身边的她,眼圈儿早就红了。
   夜里,他与她商量着趁年假没过完,去她那边看看,她同意了。
   大年初三,他们就坐上车去了她那边。车子到她家时,已经是黄昏。她家住三楼,敲开门,母亲开的门,屋里冷冷清清,她诧异地问,我爸呢,陪战友去了?
   母亲尴尬地笑笑,说你爸一个人散步去了,哪里来战友,是怕你们小两口生气过不好这个年,所以才说了这个理由,这都是你爸的主意。
   她扑过去叫了声“妈”,然后眼泪就再也忍不住了。他站在后面,也觉得眼睛酸酸的。
   其实早在两天前,两个人都明白了,父母想的,永远会比你多想一步。因为他们的爱一直很纯净,只是无条件、无私地对你好,哪怕是为你争取一点点开心,他们也愿意付出更大的牺牲。
   孩子们能做的、要做的,就是让爱纯净一点,再纯净一点。
   编辑 / 孙鲁宁

相关热词搜索:纯净

版权所有 老哥学习网 www.lg9.cn